Thursday, March 23, 2006

2005年的曼谷

年底的曼谷,从早到晚都沉浸在度假的悠闲气氛中。我们在圣诞节那天抵达,赶不上平安夜的火鸡大餐,也等不到元旦倒数,佳节气氛浓郁得像黑巧克力,狂态却始终害臊地躲藏在路边美女似笑非笑的两瓣红唇里。

曼谷狂荡,也纯净。你可以早上走散落曼谷各个角落的寺庙,晚上到红灯区看特技式性爱表演。美丽妩媚的表演小姐一边让鬼佬的大手在大腿上爬动,一边还会抽空对邻座的你礼貌地纯净地笑笑。一场七十块钱的性爱表演,像耍特技多过卖弄色情。

曼谷美女多,和尚也多。我们和一条在艾尤塔雅古城买的烧鱼,在回到曼谷的火车上重遇在某某古庙遗址碰见的两个和尚。火车到站后,和尚三哄四请我们到他们的庙里坐坐。最后,不知是谁吃谁的亏,我们悄悄地拎着原本准备下肚的烧鱼,走入佛门清净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别人说我们还不相信,第二天吃午饭时,两名和尚一个叫了一碟鸡饭,另一个则叫了一碟叉烧云吞面。“和尚吃肉!”,我们四目相投,目瞪口呆。回头想想,可委屈了前一个晚上的烧鱼。

泰国的和尚吃肉,反倒老虎吃素。在曼谷醒来的第二天,坐小货车去了水上市集、死亡铁路,最后去一个叫“老虎庙”的地方。听说这里的老虎由和尚带大,跟着和尚吃素(让我想起《Shark Tale》里那个吃素的敦厚鲨鱼)。对此我将信将疑。老虎的长牙,很难让我将它们和素食动物联想在一起。

伯伯和朋友看了我和老虎的亲密合照,非常庆幸我能从虎口逃生。伯伯边唠叨边跟我说了一个同样相信老虎会被驯服的新加坡人被一只印尼老虎咬破颈项的新闻。我咬定我遇见的那些老虎温驯得像猫。如果那新加坡人活着回去,他一定也死心塌地地这么想。

(原载《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版陈慧思“晒网打鱼”专栏)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那隻老虎很幸福哦!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哇!莫非你就是慧思口中的“羊男” (还是羊牯??);p

陈慧思 said...

郑立慷,莫非你就是上面那个匿名者。别暗恋/暗算我哦!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Muahahahahaha.......无可奉告!

陈慧思 said...

别害羞啦 :-) 是就认啦,我习惯的啦。Muahahahaah(这么丑怪的笑声,谁发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