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1, 2006

记者会里的巫婆

走入记者会,即有一种绷紧的感觉。记者围绕着椭圆形的会议桌坐定,等候主角驾临。未几,高官在众人拥护下踏进会场,坐上他应该坐的位子,说他想说的话,我们听,写,偶尔翻一翻手上的手册、皱一皱眉头。主角说笑,我们牵一牵嘴角,笑。过程“例牌”,不值一述。

发问时段,我像一个贸然闯入童话世界的可恶巫婆,打破了记者会原有的平静和祥和的气氛。我问:“经验告诉我们,缺乏透明度是贪污的根源,您如何确保新政策......”问到一半,原已绷紧的房间即冰雪骤降,满室死寂。喉头最后一个英语单词被异象唬住,欲吐无力。

时间停顿两秒钟后,尊贵的高官抬起头来,沉住气问:“你是哪家媒体的记者?”虽然我认为我问什么问题,跟我来自哪一家媒体没有直接关系,我还是据实回答:“独立新闻在线。”五个字之后附加说明:“一家全新的中文网络媒体。”

听后,高官即刻似愠非愠地说:“那你是来挑战我的吧?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这时,全场的目光冷冷地向我扫射,有那么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个闯入人类秘密基地的外星人。

在大家的目光审讯下,我回问:“为什么不能问这问题?我认为透明度很重要。”明显被激怒的高官,像老家长一样,咕哝咕哝地训话一番。

我把这视作一种威胁,对我,对在场的每一位记者。亲历尴尬场面或目睹别人被训话的记者,往后也许会“心有余悸”,怯于发问。

今天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皆因我们的前辈把他们宠坏了。演变到了今天,原该监督政府的媒体,最后反而接受政府监督;我们的官方记者会,变成美得失实的童话世界。
我告诉自己,下一次遇见他,我要在冷寂中镇静地吐出最后一个字,将巫婆的角色演绎得更彻底。

(本文为《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版陈慧思“晒网打鱼”专栏退稿,罪名:敏感)

11 comments:

Bomba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陈慧思 said...

你是deng...deng...deng..deng...第一个在羊人部落留言的人,恭喜你!
有吧,他们说:“怎么你不知死活,问这样的问题。”
皇帝们丢冠了。

bomba said...

那妳要教育他們啊 :p
或者學蘇格拉底那樣...
一直對他們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逼他思考自己的狀況 = ="

好像太殘忍了 = ="

陈慧思 said...

所以我写,我做。

少敏 said...

我很不喜欢马来西亚的政策,没有自由、透明度不够。

我想问,当时的你是什么感觉?

陈慧思 said...

感受...嗯...惊愕、无奈加一点“谷气”。后来其他记者说,这个部长特别难搞,你挑战过他,他会认住你。

我想,这就是他抵挡媒体的招式。这样,下一次再也没有人公然挑战他,他就万无一失、袋袋平安、浩气长存、千秋万载啦。

珮珮 said...

沒關係
我也試過這樣子
且經常明知故犯
爽嘛
最終
我黨總會長不給我獨家
土著部長問我dari mana
最資深的國家大黨領袖的秘書事後認定了我

只是覺得
既然帶上了這個皇冠
我就要問人們想知道的問題
順便
給自己尋找答案

〈當然。我只問我熟悉的課題。免得出丑〉

asklepios said...

不要紧,下次谁再欺负你
开完会捡他的头发回去
施巫术+降头咒死他

我们的社会就是缺少醒觉
所谓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公民意识民主意识
你的勇气是值得自豪的
不要气馁,要坚持
加油噢

陈慧思 said...

我什么时候删除第一条帖子了?天呀。救生员,我对你不住。我网站的第一则留言就这样消失了。

陈慧思 said...

佩佩,以后我们记者朋友合作,问到他们死死。哈哈。记者朋友们真的必须多多交流、互相加油、互相勉励,勇敢一点,不然以后可这些高高高官踩得无立足之地了。你真的很好人也,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帮忙。也代我谢谢邱继贤、李国豪、Julie、永逸、振江等一班乡亲父老。还要深情款款那种。Okay?

陈慧思 said...

asklepios,其实我很胆小。硬着头皮上而已。胆子这回事,就像撑船,撑时很辛苦,撑过去就没事了。被人奚落,当作见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