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3, 2006

恋恋动物园

当记者的,生活紧凑,往往将一年当作两、三年过。网站启航时,恰好和烟霾及马华公会党选碰个正着,小小的办公室如临大敌,分秒追争、马不停蹄。一口气喘过来时,以为一个月过去了,蓦然回首,竟发现新闻才上网一星期。

工作时六亲不认,放工后疲乏得只想做一只倒头大睡的猪。久而久之,旧朋友的面孔变得就像天边那一朵云一样模糊;15分钟车程外的电影院,就如断背山一样遥远。我的全部爱好,浓缩成睡觉和看书。

上班上课睡觉看书,不断地上班上课睡觉看书,动物园的动物突然从这种规律之间的空隙冒出头来。

那一天一定是个看松鼠的好日子。我外出采访路经动物园,想起曾经和动物们度过的那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冲动得想要立刻买票进场。

最后一次看动物,已是三年前的事了。那一天,动物园迎来了一群日本小顾客。小朋友们拿着纸和笔,煞有介事地作实地考察。动物们百无聊赖,静静地看人,也静静地让人看。热烘烘的草场上,长颈路、斑马、马和鹿摇晃着尾巴,孤傲而呆赣地算着树叶和青草。

动物们看来都昏昏欲睡,除了那只满手豆角的红毛人猿。他大概还是一个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宝宝,每一个眼神和每一个叫声,都像是向大人撒娇。我们久久地跟他说话,直到吸走罐里最后一滴汽水为止。

有人说,动物属于广阔的大地,动物园干的是不人道的勾当;后来我又看一本书说,动物们其实很喜欢小活动范围带给他们的安全感,在动物园里呆久了,纵然你大开门户,他们也可能不愿出走;就算走出了牢笼,他们也会渴望重新回到安逸的牢笼里去。书上还说,大部分从动物园逃走的动物都会在附近地区重新捕获。

动物真的贪婪牢笼,不爱自由吗?如果动物会说人话,真该给他们作一个特别访问。不过,对这说法我一点也不感希奇,你看,不是有人不断上班上课睡觉看书吗?人都如此,更何况动物。

(原刊《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版陈慧思“晒网打鱼”专栏)

1 comment:

asklepios the zoo manager said...

爲了不讓別人把第一個留言的特權搶走,
所以我即使書還沒念完還是得寫幾行字來維護我的特權。:)
我把在動物園拍的照片寄給你了,快點把那張老虎撤下來,換上你的動物園寫真照片吧。

祝我好運。晚安。
下次再去看袋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