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06

鱼辩

我爱庄子,一并也爱庄子身边的大红人惠施(念起来跟我的名字很像)。

哲人身边总少不了“问题人物”,孔子身边有72弟子;苏格拉底有柏拉图;柏拉图身边有亚里斯多德;庄子身边呢,则有个酷爱讲话和发问的雄辩家惠施。

惠施这种“问题人物”简直千载难求,好奇心重(不好听则叫“八卦”)以外,他还擅长辩驳,任何一句寻常的话,听在他的耳里,都成了待解的悬案。书本不会说话,可是看庄子的故事,一见惠施出场,总觉特别吵闹喧哗。身为他的好朋友,庄子不知是幸是不幸。

比如那一天,庄子和惠施走到一处河水旁,看见鱼儿水里游,庄子不过凑兴说句,“河里的鱼儿多快乐呀”,惠施竟然大煞风景回话,“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们快乐?”

碰到这种“找渣”的人,平常人大概会立刻“显掉”,可是庄子毕竟不是平常人,他不慌不忙地回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快乐?”

庄子回应得很高明,可是却也败露了形迹:事情不如他早先说的那样绝对。他作此答,我们便可作此想:我们不知道您是否知道鱼儿快乐,但是我们却可以置疑您是否真的知道鱼儿快乐。

想想,一开始若不是惠施“疑心重重”,鱼儿们都被判定是快乐的了,多无辜呀。惠施“走到哪,辩到哪”确是烦死人,可是,换个角度想,若非别人口出谬言,惠施纵有雄辩之才,也了无用武之地。

所谓辩论精神,莫非对一切论述持疑,以便我们时刻对貌似真理的说法提高警觉心,防止自己和众人堕入谬言的圈套里。

最近有幸参与全国大专辩论会和全国中学生辩论赛的评审工作,体认到比赛残酷和玩味的一面。赢了比赛,不意味着辩论精神从此箍身;输了比赛,不代表辩论之路从此告终,真正意义的辩论场,不在讲堂里,却在谬言载道的社会中。

辩论场外,湖水泛波、水鱼狂舞。快别让庄子和惠施专美,你来说说,鱼们都快乐吗?

(原刊《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版陈慧思“晒网打鱼”专栏)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真正意义的辩论场....
真正意义的辩论场....
谬言载道的社会中....
谬言载道的社会中....

http://www.youtube.com/

陈慧思 said...

国会=荒唐之地。我去国会,时常笑得想哭。

bomba said...

傅佩榮5月有來大馬上《易經》,
妳要不要參加?

天 said...

我无聊得又重看你全部的文章
觉得应该多多留言表示支持

希望你快点出名啦
那上次你签给我的签名就可以开始卖钱了

陈慧思 said...

我很努力地回你的留言,感动吧。喜欢才来呀,不必特别来支持啦。我很久以前已经出名了不是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