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6, 2006

浪漫与现实

在那个总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变成伟人的年龄,“记者”不曾出现在我的志愿名单中。

天空是最先给我灵感的地方。我最初的愿望,几乎是“从天而降”的。我想当个天文学家。

那一年,当我笃定地告诉老师我的愿望是天文学家时,我大概满脑子都是驾驶太空船在星际漫游的浪漫想象。当老师合上我的个人资料册时,我已可感觉到太空衣裹身的那种厚重的感觉;太空船在远处咆哮,我已装备好自己,去发掘天空蕴藏的奥秘。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当天文学家有多么难;不知道中四以后的科学课是那么枯燥;不知道当天文学家需要念高级数学。长大以后才惊觉,美丽的梦想,需要靠一点也不浪漫的努力去堆砌。
我浪漫的梦想随着数学科越来越深奥、科学课越来越枯燥而逐渐剥落。中二的时候,际遇加上一触即发的感觉,我的愿望骤然从天上降落陆地。我开始想要当记者。

“记者”这志向闯入我的生命之初,我还是忍不住要将它浪漫化。想到当记者可以做一身帅气的打扮,每天走在新闻线上和时间赛跑,觉得生命充满热力和朝气;可以贴近平日只能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而自己又很想亲近的人,顿觉生命充满惊喜;可以为弱者伸张正义,圣洁的光环仿佛就在头顶上套牢。

当上记者后,发现浪漫就像水面上的高脚屋,需要靠柱子来支撑。当记者和当天文学家的梦想一样,需要靠一点也不浪漫的努力去堆砌。

这是一份有机会误导人(而且还是很多人)的职业,所以,我们没有理由不努力。知道多一点,误导人的机会就少一点;我们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但至少,该做到每一天都让自己比昨天更进步一点。

小时候的太空船飞远了,但走在高脚屋温厚的木板上,也有一种踏实的浪漫。

(原载《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生活专栏”版“晒网打鱼”专栏)

9 comments:

长璜 said...

即便是一条烂命,也同样“需要靠一点也不浪漫的努力去堆砌”的吖!不信,身为“无冕皇帝”的你有机会去问一问“山鸡”(《蛊惑仔》的那个啦),哈哈……祝愿羊人继续一点也不浪漫(浪漫是不是一种想像而已?)的脚踏实地活著吧(但是活著并不需要“仰人鼻息”)……

陈慧思 said...

踏实和浪漫好像必须交替存在的。人生那么痛苦,有时不浪漫点就感觉活不下去了。是罗,就算是山鸡也要很努力的。你说,把愿望定为“天天享乐,不必努力”,踏实吗?能办到吗?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个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

陈慧思 said...

也不知道到时会不会嫌太踏实了(或太浪漫了)。

长璜 said...

哎呀!我什麽时候说过“不必努力”的话了?你若把“踏实”(有别于向现实低头的“现实”)和“不努力”简单的相加起来,我可是无话可说了啦!我以为活著务需踏实一点,踏实不就表示我们的生活“需要一点也不浪漫的努力去堆砌”……。
(纵使生活艰苦,我们还是有权想像自己拥有浪漫化的生命活动的,不是吗?)
然则,在你的企盼中,何谓“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而且我们应该如何去辨认出一个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太踏实,抑或太浪漫了?什麽时候闲来再给我上堂课哦!顺祝:心想事成! :)

陈慧思 said...

我只是问一个问题,你把我想温柔一点,你们说,把愿望定为“天天享乐,不必努力”,踏实吗?能办到吗?

不是说你这么说啦。明白吗?蒙仔 :-P (惨,走先)

长璜 said...

蒙仔以为“天天享乐,不必努力”的生活方式在现实中是“存在”的,君不见街上充斥了大把的“废仔”吗?(可怜山鸡连“开片”时也需要特别“努力”的,这些人却不必……嘻嘻!别再给我添帽子了!),只不过你和我以及许多的人没有这个“天生的福分”罢了!算了吧,努力努力再努力,愿你年年考第一……

owl said...

一般师奶是没有条件无所事事的。少奶奶才有。

你要想好愿望,找到神灯时才不会错过机会。

陈慧思 said...

长黄,你还来吗?最近忙得半死。你要上什么课?“如何做个家庭主夫”?

陈慧思 said...

Owl,做家庭主妇才不是无所事事呢,我们要看书、旅游、消闲培养气质,要顾家、逛街、看孩子,很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