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5, 2007

阿娇的狗狗


那天阳台的衣架特别空闲,阿娇的狗狗冲完凉,跑到衣架上晒太阳。受困太久的黑白熊想说,真是美好的一天呀,最后它没说,因为它的姘头怕它在外面乱吻人乱跟别人说“我爱你”,用针线把它的嘴巴缝上了。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因为两次补选,我感觉慧思沉重了好一阵子,不过,她的感性和笑容今天似乎回来了,像那黑白熊一样,当然,不会有计线...

jianfeng said...

其实还是有点沉重,这是和前文相呼应的隐喻吧?黑白熊想说点话,却像它想拍张彩色照一般遥不可得,费解的是黑白熊是黑的还是白的?

亦或我想太多了,这是一则有关吃醋的爱情小寓言,爱人的醋劲呀,是我又酸又甜的负担...

阿始 said...

jianfeng的想法很可爱。其实就真的只是一则爱情小寓言。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