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7, 2007

给她一分钟

保障女人的安全不是男人的义务,许多男人生来也没有保护女人的天份,但是在吉隆坡这个罪案率偏高的城市,学习在危机潜伏时照顾身边的女性朋友,对稍微有风度和思考能力的男性应该不算太苛刻的要求吧。

送女生回家时,确保女生安全进入家门才离开,是基本的风度(至少我和我的女性朋友和一些男性朋友都会这么认为),可是偏偏有一种男生,把你送到家门后即绝尘而去,任你在危机四伏的境地中拧开栏栅的锁头。

开锁的一分钟时间,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她可能会被攫夺匪钉上、被色魔看中,第二天登上报章头条。如果你愿意多花一分钟时间看她进入家门后才离开,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纵然她不是你女朋友,没有权利要求你关心她的安危,但是身为朋友的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要耗那一分钟的时间去确保她的安全吗?

我遇过把我扔在家门前的男性朋友。想起都会不寒而栗。我也遇过过度关心的男性朋友,他看我入门后还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已经安全进门。你不必细心到这个地步,但至少,给她那区区一分钟的时间。

别低估那一分钟在女人心目中的位置。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和一个对她有好感的男人约会,他看来一切都好,只是送她回到家门后即绝尘而去。那一刻,她对他的所有幻想宣告破灭。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14 comments:

周小芳 said...

那男士们可要注意罗。

我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回家,很少有男生很有风度的要护送我回家,不过有一个朋友,就一定会送我到家门,我住楼上时,他会护送我上楼。

在家乡的时候,和朋友喝茶喝到十二点,都是自己一个人骑摩多回家,有时候他们心血来潮才会说要送我回家。现在,每次开会开到十二点,也是自己一个人骑着摩多回家。

我是佩佩 said...

我家住在云端
朋友每次送我回家都会看着我入电梯
然后我安全抵家后,会给朋友捎短讯报平安
也许有点啰嗦
可我觉得那是必要的

顺带一提
打从中学开始就有个男性朋友不厌其烦地护我上楼,抵达我到家门口,看着我进门,锁门
他这个习惯让俺妈一直想当他的岳母(呵呵)


再顺带一提
小芳,回家要非常小心哦

庄德志 said...

其实不就是等等,对男生来说是再基本不过的小事,我想我还没有遇到身边哪一个男生是等都不等就绝尘而去的。嗯……证明南部的男生可能都是很有风度的(咳咳……)。当然,等待女性朋友进家门的同时,经常会获得女性朋友邀请入屋坐坐。

喏~人家摆明给机会了,拒绝别人又是不好的行为,结果往往一呆下,聊天也好,趁机追求也罢,又是深更半夜才回家。

不过这种现象,在三年前的某一天发生在我身上以后,从此就再也没有机会出现过了…… :(

阿始 said...

我觉得我有一个男性朋友就这么没风度。一气之下写了这篇文章。顺便警惕日后骑着白马来找我的王子:请保持风度!

小芳,我觉得你还是少出夜街为妙,非出不可才出,没必要门的还是不出的好。

佩佩,像德志说的,请他进去喝杯茶嘛。德志,知道啦,知道啦,德志娶得美人归最幸福啦!

我是佩佩 said...

小学课本里有句话叫做:
引狼入室

~嘻嘻~

舞獅 said...

duh...
guyz must do this...
its common manner

树梨 said...

多么好的有感而发~~呵呵
不过我挺喜欢这句话
“喜爱的书
没有书我就活不成了。 ”

----路过的。

笑林(C.K.Lim) said...

现在还有这种人吗?难以置信啊。真是无语问苍天。

阿始 said...

是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类男人,也竟然让我遇上了。

clover said...

我送朋友回家也是会等她们进门了,才走的,所以啊,男生们自己要有点风度!

这招是我老公的专利。。。呵呵

王妤娴 said...

我的男性朋友虽然不会把我送上楼(主要是我觉得麻烦,虽然他们会问)。可是我进屋子后,他们会联络我确保我没事,有些会亲自call我。

去了台湾2个星期,我那些表哥们把我宠得不像样。

我独自去高雄的那一天,我表哥说要送我到车站(其实他一晚没睡),后来是我偷偷自己去的,还被骂。离开高雄前,我传短讯给他说我现在走路去高雄火车站,5分钟就出现在我面前了。然后配我吃饭,帮我买票,还要买月台票送我进月台。我说不用啦,我那么老了,自己会去。后来还call我确保我上对火车,他说那月台有2辆火车去不同的地方,前万不要上错。我回到屏东内浦,电话就来了。

后来我又要去高雄讲课,我另一个表哥,特地找20分钟到我那儿,他说这样可以直接送我到目的地。又另外一个告诉我如果我回家的时间太晚,他可以来高雄接我回家(路程约是KL到klang, 45minutes)。。。

我在台北的时候,常坚持自己一个人出去。我住在台北的表哥家,我稍微慢一点,电话就来了。怕我失踪、迷路。如果我离回家有一段路,马上要来接我。

真的很够力。。

Anonymous said...

我通常看到女生進了閘門再進家門才會離開
我是一級棒男朋友
佩佩(不知道是不是我認識那個)就知道
慧思知道我是誰嗎我們在依約一起打過仗的


蔥頭

asklepios said...

我是哪一个category的呢?
:)
不会就是那个过度鸡婆的吧?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喔

阿始 said...

葱头,嘿嘿,我想我知道你。谢谢你在道上拔刀相助。你说是好男人,我信。

asklepios你当然是鸡婆类,跟妤娴的表哥有得f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