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4, 2008

庆节


我已经远离了狂欢的年代,又或是狂欢的年代已经远离我,绚丽的烟花、消费的气氛、喧闹的人潮、夸张的笑脸都从节日中消失。跟几个谈得来的朋友见面,成了我最新的过节方式。

节日时,我跟着朋友,到教堂,到有咖啡的地方。坐在教堂中央,我护着眼前一盏烛光,跟周边的基督教徒一起唱歌。我望望牧师、望望墙上从天而降的彩布、望望别人的烛光,贪婪地吸食教堂内温馨喜悦平和的气氛。我是个没有宗教的人,可是宗教的气息吸引我。

蜡烛烧到最后时,刚好歌也唱到了最后,我带着烛光残留在心中的暖意,跟着大伙儿走出教堂。在过道中,一个陌生人的一句“圣诞快乐”没有得到回音,我及时地补上一句“圣诞快乐”。她笑了,我也笑了。那一刻,也许我就忘了自己也有一个送了出去没有回音的祝福。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在有咖啡的地方平静地过。我想要坐在一旁看人的欲望没有被满足,但至少咖啡几周边没有多余的脸孔。回到家时,床以温馨满足的表情迎接我,有别于过往空虚疲累的面目。

我延续平静的庆祝方式,沉沉熟熟地睡去。

4 comments:

ckliou said...

快点早个男朋友来陪伴!

阿始 said...

没有关系,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很好,没必要把珍贵的爱和时间耗费在一个不值得我爱的人身上。

现在的我享受阅读、享受做论文、享受跟好朋友一起吃饭聊天喝酒,即平静又美好。:-)

我接下来就放一个月假,准备天天上图书馆阅读做论文。

joshua said...

哗!刚升职就放长假,好羡慕呢!上帝真眷顾你:)

好好享受啦!

阿始 said...

约书亚,长假是从年假中扣的,呜呜呜,我的2008好凄凉呀,没法出国旅行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