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7, 2008

送给亲爱的美女

美国派

我听了一个早上,听了好几个版本,挑了这一个送你。我想起你以前你说你最想去美国。其中一个夏天你靠它很近,可是它又走远了。也许你想去的是Beattles、Don McLean、Bob Dylan那个时代的美国。他们就是美国。今天是我长假的第一天,尽想一些简单的快乐。想起那些被这首歌轰炸的早晨,你在的日子。别骂我,今天是写稿天,明天开始才是闭关天。这首歌适合早上。问候英国的云。

7 comments:

美 女亭 said...

啊是我吗?谢谢谢谢。

不错也,那个时候我们,不必找钱生活。
披头四不是美国的,不过也曾是美国那个年代的一部分。
不过美国,今天谁还向往美国呢。

最近看卜狄伦的纪录片,他真有型有款。现在的人都比不上罗。
也送你一个里头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DeROnTq64

阿始 said...

他们来自英国,可是他们似乎是属于美国的,至少我的感觉是。
在那个疯狂的反战时期,谁能把他们跟美国分割开来呢?
你到印度之后好好上进,别忘了30年后的约定。
我在英国等着。

Anonymous said...

我人在伦敦,可是却非常想念亚洲啊。我好想开始那个漫长的旅程喔。

我那天在整理我的照片,看到我们在06年拍的照片。好快喔,快要一年半了。想念Tom Yam Goong.

那个属于披头四的年代经已走远了,永远再也会不来了。我们都错过了。当然,我并没有像美女那么爱他们。

我好想到西藏与印度生活一阵子。过那种非常纯朴的日子。

云.

美女亭 said...

印度啊,我是讲讲罢了啦。林真云才有这样的勇气。

阿始 said...

我想我到了英国也会很想念亚洲的。
现在也很想去泰国的Cabbages & Condomn吃它的Tom Yam Gong。
移民的话,食物真的是个很大的问题呀。
跟你们在一起很好,好像感觉自己还没有长大,还是中学大学时期的那个自己。林真云你几时回来呀?

Anonymous said...

我还记得那个晚上我们三个人高声歌唱的样子。当中有两颗寂寞渴望爱情的心。

我就要离开伦敦了,今年十月。可是在离开后会去旅行啦。先走欧洲,然后可能到北非回避冷冬,然后再继续走东欧。然后跨到亚洲再一路走回家啦。我是打算6个月的时间去走,可是还是要看我的金钱可不可以支撑我这么久啦。所以我想回到家的时候会是2009年5月了。

云。

阿始 said...

你依然是那块喜欢飘飘荡荡的云。趁着有冲动、还年轻,想做就去做吧。流浪的时候,该小心的要小心,最好拉个伴同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