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有赚

趁着早上等“炸尸案”开庭的时间,我看完了一本屠格涅夫的传记。

那是一本五块钱的书,几年前从上海书局买的。原来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有这么一本书,就像我忘记我有张爱玲译的《爱默生选集》一样。

法庭的风景永远是法官、嫌疑犯、证人、律师、记者、嫌疑犯家属,没几天就觉闷了。手上有一本书,就像法庭的天花板开出一扇窗,冒出世界上某一个地方的风景。

从来我就觉得传记是闷人的书类,伯伯的《李光耀回忆录》跟着我五、六年,我连翻也没翻过,马共书记陈平的《我方的历史》我看一半就宣布投降了。可是,屠格涅夫的传记,它不一样,它就像小说,像小说一样动人心魄。

我喜欢看小说。屠格涅夫的一生就像一部小说。他优雅、富裕、聪慧、博学,还是一名语言天才,这样的一个人,好像一生下来就注定了不会有平凡的一生。

这个《猎人手记》的作者,是个天生的猎人。他精彩绝伦的爱情人生,有个诡异的开头。13岁那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后来竟发现,这个女孩是他父亲的情人。后来跟他坠入爱河的,有女奴、有夫之妇、表侄女、演员、歌唱家、闺中淑女,每一段都够他写一部小说。

看《屠格涅夫传记》的那几天,我一直很开心。怎么不呢?只花五块钱,就买下了一个人用一生时间书写的故事,我赚到想偷笑都因害怕遭天遣而强忍呢。

5 comments: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是的,他富裕,所以它可以写一本才卖5块钱的传记。

Anonymous said...

图个孽夫?
开玩笑!

suayhwa said...

唔,你也对法庭感到闷了。有一次我在接近9点时经过正门入口处见到大群摄影记者像在追明星般拍照,真夸张。我也是带着书本的。

阿始 said...

咦,你也去了听审?还是你是Kamarul Hisham阵容的新面孔?

suayhwa said...

唔,我对这案件没特别注意,没想过去听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