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1, 2007

够了,就是够了。

















我总是觉得,这个国庆,只有笑脸,没有快乐。国庆的讯息、国歌、国旗铺天盖地,可是,爱国的形式越声张,嘲讽的气味就越浓。

几年前我没有怀疑爱国的形式,看到国旗飘扬,体内总升起一股暖流。挂国旗不等于爱国,但是自觉或不自觉,挂国旗的动作隐含自己对这个国家的认同,我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几年,这个国家注重形式的态度砸碎了这种简单的信任。我猜疑,挂国旗、歌颂马来西亚的人,都是自动自发、心甘情愿的吗?

看到电视台的应节节目,我就不由得想,他们是奉新闻部、旅游部、文化部、首相署还是什么政府部门的命令这么做的吗?驱车进入吉隆坡看到满挂国旗的高楼,我也禁不住想,是因为脑筋有异常人的新闻部长Zainuddin Maidin警告企业界“不挂国旗就上电视”,大家才把国旗挂上的吗?

我也许误会了。国旗都是人民自动自发挂上的。别向我开炮,坏心肠的不是我,是说出白痴言论的高官。

昨晚杨白杨(亲爱的老羊)说,女儿跟他说“那个马来妹拿全班最高分,大家都怀疑做了手脚”,心中感觉这个国家没救了,“我反对种族主几十年,可是连我自己的女儿都还有种族主义思维”。她的女儿没有错,错在推行白痴经济政策的政府。

没有人真正怪责黄明志,罪在奉行种族政治50年的政府和允许烂政党执政50年的国民。

杨白杨在《当今大马》写了500篇专栏文章,没有看到马来西亚政局的改变。够了,够了就是够了,他说。

50年的错误,够了。够了就是够了。

2 comments:

周小芳 said...

人民几时会团结一致的说:“够了,就是够了”呢?
期待来届大选。

Lau Weng SAn said...

独立50年,我们依然看见弱势族群被赶出他们家园。他们之中,有马来人、有印度人,也有华人。吉隆坡双峰塔附近的甘榜伯仁邦村民就是在一夜之间失去他们的家园。

如今重新阅读当天政府重兵'犯境'的新闻报道,当天悲怜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他们失去的不只是他们的家园,而是他们的栖身之地,即时连神圣的回教堂在逃不过神手无情的摧残 。

可悲的是,甘榜伯仁邦的悲剧并没有停演,万饶新村的村民也面对同样的问题,而且越变越混乱。国能把问题推给州政府,州政府又把问题踢给国能,结果村民就好像人球一样,在州政府、国能、市议会、水源能讯部之间踢来踢去。到最后没有人知道球要踢给谁!

数天前马六甲巴也明光新村也发生类似事件。我们更不要忘记国内数千家已经遭当局拆毁的兴督教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