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1, 2007

村子在变

我们的村子诞生在我四岁那年,人们叫它廉价屋、高脚屋,又叫它亲善村。刚住进去的时候,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幢幢脸色苍白的高脚屋。

后来,家与家之间竖起了一张张的铁网篱笆,四周的空地渐渐地有了主人,可可树、芒果树、红毛丹树、榴莲树、花、鸡、鸭、狗和猫统统住了进来,村子素净的脸添了血色,有了快乐的表情。

大人们成了朋友,互相串着门子。孩子们也成了朋友,天天堆在一起玩蟋蟀、“豹虎”、公仔,直到家人站在三岔口高喊“食饭”,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家。狗儿和猫儿闲时也爱到处乱逛,偶尔在别人家的篱笆上、脚车边留个纪念品。

每天清晨,村子里的人割胶的割胶、上学的上学,只有老人和还没上学的孩子留在家里,所以,早上的村子是很静的。中午随着气温上升,村子也跟着热闹起来。吃完晚饭待孩子们做完功课,村子就安详地睡去。

像这样,村子度过了它20多年的岁月。原来的老人去世了,原来的中年人成了老人,原来的小孩,成了在城市里庸庸碌碌讨生活的大人。原来的小孩的小孩被带到村里来,几个月、几年,又都被接回城里去。

血色退了,村子的脸又回复到初时的样子,苍白、素净。现在村子里的人都很少到别人家里闲坐了,连狗儿也被锁在自家庭院里。只有游手好闲的猫儿们,兀自串着门子。

1 comment:

skypaul said...

應該是和很多郊區的村子一樣吧。。。留下的只是老人,與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