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5, 2007

请把她留下

去之前,我从来就不知道麻风病院也可以那么平和美好。第一次去,晨风清清,阳光柔柔,小屋子在小路边矗立,像童话里的森林小屋。我遇见了他们,传说中的麻风病人。我以为麻风病和麻风病患早已走进了历史,原来他们一直都还在。在麻风病院遇见的每一个麻风病人都很和蔼亲切,说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成功,证据都写在病人的笑容里。

(Calcium和Vitamin E药丸是我新进的补品。小时候吃药伯伯怕我被药丸啃死,训练我咬药丸。所以我吃大大粒的药丸是用咬的。一次听医生朋友说我怎么吃药不是用吞的而是用咬的,所以这次只把大大粒的Calcium药丸略略咬了一下就和水吞了下去......结果药丸啃在了喉咙里。水...... )

待续......

回来......

(刚送走了一个有口福的朋友。今天我煲了汤,煲一个叫十全大补汤的汤,招呼有口福的朋友。朋友临走前说“比我家里煲的好喝十倍”。“他家的汤未免太难喝了”,我知道总有人要这么说,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来的时候他们都还是十多岁的孩子,现在可都被岁月捏皱了脸。在麻风病患被视同妖魔的年代,他们险些被收押在地狱似的集中营里,是英国医生Dr Traverse从人性角度出发的建议把他们从地狱边缘拉了回来。在四面环山的新世界里,他们上学、工作、治疗、竞走、玩闹、当童子军学操步,简单而充实地活过了生命最美好的阶段。

麻风病人是美的,麻风病院是美的,麻风病院创设的用心也是美的,美的东西既然在那里,请允许他们以原有的姿态存留在那里。

今天重游,她还在那里。虽然遭到了园艺商的凌辱,可她还在那里。

明天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麻风病院的事: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意义非凡 月底恐遭玛拉大学工程破坏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应完整保存 古迹学者促政府公布发展详情

麻风病院创造人类隔离模式 学者冀与政府沟通保留方案

5 comments:

我是佩佩 said...

没有事吧~~

大题小做 said...

《圣经》有这样的话:亚伦的后裔,凡长大麻疯的,或是有漏症的,不可吃圣物,直等他洁净了。无论谁摸那因死尸不洁净的物(物或作人),或是遗精的人,

大题小做 said...

《新约》以后,麻疯是可以治疗的了:

Mat 8:2 有一个长大麻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Mat 8:3 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麻疯立刻就洁净了。

阿始 said...

还好,卡位的药丸应该是咳出来了,只是喉咙有点怪怪的。

gogosea said...

看了你的报导,想说谢谢,因为通过你的详尽报导才有机会认识这么一个地方。读到寺庙、教堂、回教堂这些建设同时存在于社区内时不禁要想这种和平共处的表现真叫人感动,对照于现在,倒觉得我们似乎是在开倒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