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4, 2006

美错


我是错过了
但也因此看见了
网络媒体的美

宏祥迪澎郭史
凌风凯斌
谢谢你们今夜的
努力

烛光很美
人很美
心很美

错过,也很美。

17 comments:

陈慧思 said...

今晚的《独立新闻在线》和《当今大马》让我惊艳了。你们呢?

接下来将有更多反垄断活动,我会美给你们看,我这么相信着。下一次,下一次,美美的你们拍拍美美的我,的肩膀。一定哦。

建杰 said...

嗯,为什么其他人都放名字,光庆却是放姓的。

JerryWho said...

名字太長的苦?

跟光慶同姓的報人有幾個呢?

嘿嘿~

mksow said...

是的.
都很美.
你,我,他,
星洲朋友們,警察叔叔們,路人早乙丙丁們,經過的安娣安哥們...
都很美.

劉鑑銓先生也很美.

他走出來,
我期待能和美美的他有一個深情的擁抱.
可惜,鐵籬隔開了我們的肉身,
截斷了我們心靈上的交織纏綿.

啊,沒關係.
我向自己說,
就算鐵籬橫豎在我倆之間,
美美的劉,
我仍然相信,
我和你曾經有過深情的對望.

就算你沒唱紅花雨,
美美的劉,
我堅信,
當你改唱"這是我的地方,no comment"的時候,
紅花雨的感動,
還是在我們心中緩緩流過.
因為,
任何東西,
都不能阻擋我們之間的-愛.

美美的劉,
來~吧!

陈慧思 said...

我喜欢叫他郭史,这名字好玩。我是真的没到场,有点不可思议吧。最后我落得呆在办公室等同事报新闻。mksow好风骚,刘刘一定会爱你的;)

周小芳 said...

你没有出现,真的有点可惜,如果你有在场,我一定会拍拍你的肩膀,没关系,我们虽然在不同的地方,但只要我们的目标一致,还是能够感受得到的。

王妤娴 said...

那一天
我除了看学生朋友们有什么需要帮忙,我也观察了隔着篱笆向外观望的星洲日报职员。
我愿意这样的相信,可能有那么一秒钟,他们是可以感受到学生们心中的呐喊。即使那么一秒钟,但是我们的心曾经靠近过。

感激学生们和参与的朋友们,策划的朋友们,让我有机会和你们站在同一个地方,感受你们贴近你们。

因为有你们,我们看到了希望。

陈慧思 said...

妤娴这名好熟,我知道妤娴是《自由媒体》常客,但会不会也是《学海》丛书的作者之一?我记得有个姓吕,名字也有个娴的美女。欢迎你来 :-)

写完上面这一段,我突然想起了,那美女叫吕敬娴,所以所以,此美非彼美。

王妤娴 said...

我用青色的keroppi在自由媒体活跃了一阵子。后来没有那么活跃了。虽然,现在还常常在哪儿游荡。可是已经低调很久了,如今处于冬眠状态。

我常常都是像青蛙一样跳来跳去的。
最喜欢看年轻朋友的 blog,了解现在的学生动态。

大家加油吧!路还很长呢。

我是佩佩 said...

我也错过了
都是南北大道太长惹的祸
我已经飚至160km/j
只有途中下雨时才减速至120km/j
但最后还是赶不及
最后的最后只能在网上重温大家的快乐
感动从心里流过
看见天空飘满黄丝巾



顺便借用这里问候光史因为我没有他的电邮

周小芳 said...

只有郭史或光庆,几时跑了一个光史出来?~~~~~~~~

我是佩佩 said...

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一时错手
竟然替亲爱的郭史光庆改名
没关系啦他还是酱帅气



谢谢小芳的指正

陈慧思 said...

妤娴,下次见到我时,记得跟我说你就是妤娴。

佩佩,反垄断运动才刚开始呢,养精蓄锐等着出发吧!

陈慧思 said...

佩佩,不准跑酱快!除非你告诉我现在你已经抛弃小灵鹿驾大车。

我是佩佩 said...

哦哦反垄断不是早在5年前就启程了么
就是驾大车才敢飚嘛哈哈

陈慧思 said...

五年前是反政党收购啦

打标机 said...

In the hours of distress and miser,the eyes of every mortal man turn to friendship;in the hour of gladness and conviviality ,what is our want?It is friendship.When the heart overflows with gratitude,or with any other sweet and sarced sentiment,what is the world to which it would give utterance?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