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吹胀

强人步入新建竣的体育馆,观众像接受了指挥一般,立刻狂呼呐喊。一个十万人的体育馆,瞬间变成一个人的秀场;一个国家的荣辱兴衰,顷刻浓缩成强人的投影。

那一天,是1998年共和联邦运动会的开幕典礼举行的一天。也是武吉加里尔体育馆正式启用的一天。我和朋友坐在观众席上,随着众人呼喊、高唱国歌,用一种合群的方式来感受自己是个马来西亚人。有那么一刻,我为自己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同在一个场合而莫名感动。

巨型荧幕里,强人的身影硕大无朋,他的每一条笑纹,都被放大成一国的成败兴衰;我和朋友的脸,只是数万个小灰点当中的两个毫不起眼的小灰点,渺小得没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和未来。我和强人之间,隔着整片夜空的距离。

六年后,我却和强人站在同一个台上,有那么一刻,我们之间的距离是零。隔年,他又出现在我面前。这一次,我们之间,横着一张目无表情的桌子。他是前首相,我是记者,他说话,我录写;我提问,他回答。

他歪歪坐着与记者们一问一答,跟电视里我们看到的一样。又跟电视里我们看到的那么不一样。少了荧幕的转介、炫目灯光的照耀、众人欢呼声的烘托,盛气凌人的气息即从强人脸上剥落。在他顽固和稚气未脱的脸上,我想,我看到了落寞和苍凉。

想起六年前那一刻神奇的感动;想起体育馆里激烈的欢呼声;想起荧幕上的巨大投影,我迷茫目眩。当时出现在眼前的“伟大”巨影,真实存在过吗?会不会是报章电视长期在我耳目中喂食,伟大的影像在心中自然生成?

强人真是强人、巨人真是巨人吗?温和真是温和、激烈真是激烈吗?最后我判定,我无从判定。我吃的,是媒体喂的;媒体喂我什么,我就只能吃那一些什么。查探虚实,我挑了个笨法子:我当记者,我亲眼看看。你呢?你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别尽发呆,小心,我喂着你哩;喂饱了你,你的脑袋就更懒惰走动了。

6 comments:

suayhwa said...

看你喂的是什么啦!青菜、鲜鱼、番茄、香蕉。。。当然吃得开心又有营养啦。

我是佩佩 said...

现在是你喂我吃
所以你要认真烹煮
害我泻肚子不要紧
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我慢性中毒
死在无知中


继续努力继续加油

陈慧思 said...

华哥、佩佩,也要有好料才能煮出好菜。我的厨艺麻麻。最近坠入山谷,大概在思考人生之类的。不说自勉勉人的话了。

陈慧思 said...

知道为什么题为“吹胀”吗?

Gemini said...

我也来玩玩。

惠施是惠施吗?:P

我是我心中的我?别人眼中的我?真正真实的我(客观)?

陈慧思 said...

说的也是,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自己,更何况是透过媒体认识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