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玩搬家

从那头搬回这头又从这头搬回那头。离开的时候两块三还是两块三。现在跟人家说“两块三那边等”,人家会笑你“你很不update啦,两块三早就变两块八了”。我回来了,可是却再也回不到三菜杂饭一盘两块三的17区。赫拉克里特斯故弄玄虚地对我说,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个17区。好朋友茶室已经不见踪影,卖云吞面那间茶室变成了一间粉红色的租书店,漆皮掉得七零八落的Happy Mansion终于刷上了新漆,Sentosa的老鼠死了一批又一批,会说中文的mamak档小黑已经不知去向,当年和我们在Sentosa喝小黑的teh tarik谈国事私事的同学成了黄家定的新闻秘书。神奇的是,Shell油站仍旧固执地待在那里。我回到了17区。又回到了17区。

16 comments:

幽子 said...

有空找你 yum char。

我是佩佩 said...

你来了
我却走了

以后回城再找你喝茶
因为我姐还是住17区

陈慧思 said...

是 :-) 别口轻轻,真的找我才好。
双子,你不来了吗?看,我又回到你住过的17区了。

我是佩佩 said...

哎呀年级大了的人都知道
得空找你
很多时候只不过是一句敷衍的话
如果你把它看得太重
就表示你还年轻
因为只有年轻的人会相信别人会言出必行
不过哦
我会努力坚守承诺
因为真的很想和你坐下来喝茶聊天
包括你的宏祥你的老总

Gemini said...

小黑不是做得好好的,怎么会走了呢?

说着一口流利亲切华语的小黑,mamak档之间的楚河汉界,石头随手一丢都会打中马大生的17区Sentosa...岁月无声。

慧思你荷包胀了?17区的租金应该比较贵吧?还是为了好好感受一下“正义”之气所指为何,近水楼台嘛。:)

幽子住在17区附近?

“得空找你”这句话,虽然有时候说得到做不到,但只要出自真心,那就够了。毕竟双方都要有空配合才能成事。

陈慧思 said...

双子想认识幽子 :-),幽子快自我介绍一下啦。幽子也是马大毕业生,也住17区。她好像还跟你有另一个共同点--都在找工(我还没update最新消息)。你们的名字都有一个“子”。哎哟,幽子双子别打我!

幽子 said...

这好办。有空一起 yum char。

Gemini said...

幽子找到了吧。不然就是她拒绝了新工作。

非不能也,不为也。 :P

陈慧思 said...

双子几时回马?既然还没有人要,回来找我们喝茶啦。

耀昕 said...

无贱男升官了?

诸法无我,诸行无常,不变的也只有不变。

老城废人也变成西域废人了。

祝你:(生活+工作)愉快

陈慧思 said...

耀昕,“纽约”,听起来都很遥远 :-) 照顾自己。阿嫂在哪?陪夫还是等夫?
你是改名,还是匿名?名字少了那钱腥味好像就不像你了。你的佛学又精进了不少。不知咱们昔日的好友无健南还习佛吗。

yufuqi said...

耀昕,

死鬼,改名了只让你老婆知道,全世界都不懂,我诅咒你.... ;p

开玩笑的啦!好久没聊天哈啦了。。。

耀昕 said...

哈!空既是色,色既是空,名字不外是臭皮囊的代号而已。在下的名正是耀昕,金属味较重的那个是我的字,名字名字,不就是名和字嘛。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做我的女人是比较可怜的,她快望穿秋水了。

无贱男的佛性当然还在,毕竟人人皆可成佛,你我他都是未来佛,但成不成佛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到昔日的战友一个个都出人头地,自己却还在原地踏步,汗颜之极,惭愧!

yufuqi said...

Gemini,大概一年多前小黑在southern bank喝茶时我碰见了他,他告诉我他在Gombak帮他的姑丈还是姐夫之类的经营mamak档一阵子,然后打算自己开档了。

---------------

耀昕,

要成佛最基本条件至少要守五戒,呵呵,你守得住meh?

耀昕 said...

持五戒只是学佛入门而已,要成佛不是那么简单。

何谓五戒?为何守不住?

不杀生,
不偷盗,
不邪淫,
不饮酒,
不妄语。

有那么难持吗?

yufuqi said...

不妄语对你来讲好像有点难,因为你平时都口没遮拦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