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8, 2006

我和他之间

7 comments:

陈慧思 said...

宏祥二度在记者会上激怒他,因此不敢靠他太近。我好像有点害怕又有点害羞的样子。哈。

周小芳 said...

宏祥做了什么?他又问了什么让阿都拉龙颜大怒的问题?分享一下。

ChiaKC said...

不是講不給你們進的 meh? 好奇你們怎麼樣'偷'進去.

陈慧思 said...

宏祥问他ISA是否符合Islam Hadhari精神,还有巫统和马华公会在各自代表大会上互相抨击,是否说明国阵的基础已经动摇。类似酱。那两场记者会,许多人为宏祥和《独立》捏了一把汗,包括事后听人转述的我(我赶其它新闻,两场首相记者会都由宏祥采访)。有点害怕,又有点兴奋。这也是我每次提问大人物的心情。希望记者朋友们多问一些批判性的问题,好让大家互相取暖互相壮胆。

陈慧思 said...

Chiakc,PWTC那几天(其它天是否也一样我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个人人可自由出入的地方。唯一需要准证的地方是大会会场。我们无法进入会场,倒是可以在媒体室看现场直播。其实,看来所有媒体都是在媒体室内看现场直播写新闻,这样比较方便快捷。其实那几天电视台都有现场直播巫统大会,我们需要去到PWTC工作,一来是要感受气氛,二来要得到第一手消息(我们跟同行们合作愉快),三来要直捣会后大粒人召开的记者会,四来要当守门人,等大粒人走出会场时围攻即席采访。《独立新闻在线》两个记者一脚踢。《星洲》出动11个记者,不愧是大报。

我是佩佩 said...

忘了问你
肚子还好么
因为往年的巫统大会常常有朋友泻肚
可能是食物太辣了(不敢猜测清洁程度)

做这行最好是称呼人多得罪人少
酱才会“合作愉快”
管他来自什么大报小报

陈慧思 said...

讲真,我经常“此进彼出”,几时算是正常几时算是泄肚子可真是搞不清楚。不过倒是觉得巫统大会的食物还不至于肮脏。“了无新意”倒是真的。

我和同行向来相亲相爱,放心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