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8, 2006

失望比罗里还长

手提电脑从桌上走到床上,又从床上走到桌上,它的主人在闭关赶功课。偶尔抬起头发呆,顺手浏览一下新闻网站,心在《星洲日报》和评论人掀起的浪潮中起伏波动。这是一个动荡的季节,而我,我在赶功课、准备应考。亲爱的媒体朋友、学记朋友们,你们呢?你们又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我不由得想。

那一个晚上,年轻朋友穿起写着“反对垄断”的T-恤,点起了蜡烛,唱起了歌。两辆拖格罗里横在他们和《星洲日报》中间,象是一把利刀,切割了两个世界。世界和世界之间,没有情感的河流、理性的隧道,就像《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栏目作者和评论人的思维一样,永远搭不上桥。

这一边的世界,年轻人小心翼翼呵护着烛光,唱起了一首熟悉的歌。他们唱:“我们围起来,我们圈起手,你听不见什么。你知道我在告诉你,我们千万个生命是火种......”一首我认识了超过十年的歌。十年前,我也曾经跟他们一样,呵护着一盏烛光,唱起这首温暖的歌。那时候,身边坐着的,是学记朋友,是用爱相系的兄弟姐妹;那时候,《星洲日报》给我们的,是一个充满爱的大家庭,不是断爱的拖格罗里。

《星洲日报》用是非原则,培养我成为现在的我,可是当我长大懂事后用是非原则与它辩驳时,它反问我:“你怎能如此待我?你是否别有居心?”如果失望也有长度,我的失望超越了长型罗里的长度,远远地横到了关丹的海滩。

五年前,我从温暖的爱中惊醒、从围起的圈子中挣脱自己;五年后的今天,我等待着有这么一朝,重又把你们围起。歌儿是这样唱的:“一个燃烧的生命是个火种,一个炯亮的眼神是烈焰,我们要我们要捉紧那一把火炬,燃烧熊熊的火;我们要我们要捉紧那一把火炬,唱出我们的歌。”一个燃烧的生命是个火种,反垄断的火焰,终将烧出熊熊烈火,那一天到来时,我们会在火光中,唱出属于我们的歌。

我在忧虑中书写,亲爱的媒体朋友、学记朋友们,你们在做着什么想着什么呢?

5 comments:

Chin Huat said...

“一个燃烧的生命是个火种,一个炯亮的眼神是烈焰,我们要我们要捉紧那一把火炬,燃烧熊熊的火;我们要我们要捉紧那一把火炬,唱出我们的歌。”

星洲当年是成功的,今天是失败的。所以,记得当年教诲的学记今天没有办法闭上眼睛,呜起耳朵。历史的伤口犹在流血。。。

霹雳州第5、6届学记。编号已忘。

陈慧思 said...

热烈欢迎黄大哥大驾光临 :-)
我很好奇,今天的《星洲》是怎样教学记的...

loongmate bro said...

我的失望超越了长型罗里的长度,远远地横到了UK。

霹雳州第5、6届学记。胡祿銘

PS: 羊人部落不满星洲日报的学记是100% (不是廖燕芳的0.001%!)
我家3个学记也是100% 。看来杨善勇的点名调查idea很OK!

陈慧思 said...

好,我也来报名。

《星洲》,你在我中学时让我认识生命,让我体认到生命的美好,谢谢你。但是,此刻,你向利益低头了、你让你自己在是非黑白面前抬不起头来,我对你失望至极。

东海岸区第六、七届学记

王妤娴 said...

在中学的时候,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我错过了当学记的机会,想到心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学记。

记得那天(11月2日),我告诉远在中国的朋友(前学记)“你知道吗?明天有一些年轻朋友会到星洲“和平请愿”其中包括前学记。可是有些人在星洲把他们讲到很忘本的样子”。
他对我说“他们应该庆幸,他们训练有数,将学记训练得太好了,所以他们才会因为当年的教诲而去示威”

说得真好。

我想如果我曾经是学记,我一定会心痛得死掉。

不是前学记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