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7, 2007

我不敢有怨言

照片中的木棚已经被铲平了,事关发展商要发展这块地;眼望镜头的男子已经被捉进了警局,罪名是“企图谋杀”。

今天在太阳下暴晒4小时,手臂和胸口发红发痛。可是我知道我不该有半句怨言。

Kg Berembang的木屋区居民已经在简陋的木棚中度过了整百个昼夜,未来的日子里,等待他们的是更多的烈日和风雨。

请阅读和支援:

纷扰四小时甘榜伯仁邦被铲平 警方自行诠释庭令偏颇发展商

甘榜伯仁邦居民重筑帐篷屈身 警方以企图谋杀罪调查蔡添强

14 comments:

幽子 said...

图片上的白字,俨然成了一种侮辱。

护家/土地心切,成了企图谋杀?

强行毁人家,这又算啥?!

周小芳 said...

今天,因为kampung berembang, 我错过了我爱上的散文创作,还有要见一个不值得见的人,以便向他拿签名。和你一样,我也不敢有怨言。

德海 said...

国阵种族仇恨阴谋再现!
在一个马来族居住的地区,他们动用来逼迁的人员(除了警方)都是非马来人,甚至差点造成种族骚动.接着下届大选巫统便可以脱难,指责华印族!

悲哀的是警方已经彻底成为国阵的工具,甚至是发展商的傀儡,马来西亚皇家警察BOLEH!

开个小玩笑:图中的哈达像不像一个'盼郎归'的那种肢体语言?

周小芳 said...

慧思应该是第一个去到的媒体,其他人还姗姗来迟,她却晒了四个小时,真是辛苦你了。

有位学长说,他已经骂完了这个月粗口的kouta,幸好没有录影到,不然以后他就不能出来行走江湖了,哈哈。。。。

我没有这么激动,我只是骂他们没有人性,今天觉得有点腰酸背痛,请容许我在这詈骂一声SHIT!

Anonymous said...

Wei See, your housemate heard and saw you groaning all night yesterday leh....ha ha....

陈慧思 said...

吓,高喊“我被晒成烧猪了!”就是埋怨呀?我以为皱眉头说“很讨厌,做死呀,派我去晒太阳”又或是“死鬼太阳害我晒伤”才算。的确是很心疼白皙的肌肤(你可以呕吐)被太阳晒伤,但我可不敢怨天尤人。

小芳,我真的是第一个咩?别套我高帽啦。你的一个学长很好笑,广东话不灵光却一直在骂广东话粗口。哈哈。别以为gangster款的人都讲广东话,人家那些发展商职员是讲福建话的啦,我亲耳听到的。

support yong-mehmeh said...

malaysian third world mentality. why you care about people groaning or not. Gossip like that can only hurt without any help.

陈慧思 said...

哈哈,“支持羊咩咩”,首先谢谢你的支持。但请千万别紧张,上面这个留言者是我亲爱的housemate,她跟我闹着玩而已。

周小芳 said...

我也很心疼白皙的肌肤,所以我不会呕吐.整天去这种集会,真的是晒到狗.

我听到他们叫华人发展商为cina babi,身为华人的我,觉得不好意思.居民应该说:"aemua orang yang mencerobohkan rumah kita adalah babi!"

我也觉得哈达的样子好像盼郎归,哈哈。。。。

Anonymous said...

dear pak lah, where the hell are you? malaysia boleh dah jadi bodoh ...

周小芳 said...

慧思姐姐,不要每次都讲到好像我故意说你的好话,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我不认识其他媒体的人,所以我的印象中,你真的是第一个到,其他的媒体都是摄影记者先来到,最后来到的记者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就一堆人站在树下乘凉。最起码,我可以证明一点,你比malaysiakini的andrew早到。

Anonymous said...

"malaysian third world mentality. "-----interesting...but how to define this "third world mentality" leh? any one?

chee said...

港版无间:"对唔住,我系差人."
大马无间:"我系差人."

chee said...

港版无间:"对唔住,我系差人."
大马无间:"我系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