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07

你也可以这样

风吹了起来,发了霉的贪污事件,传出了阵阵恶臭。

民调报告告诉我们,47%企业界人士和30%公众或他们的家人在过去一年内曾行贿。可见霉菌早已附身白白的面包上,成为面包群中间的流行病症。

贪污的机会就在我们的身边,近得垂手可得。早前我因公事搭了一趟的士,付钱后向司机讨收据,司机拿着空收据对我说:“你要我写还是你写?”我看他手中没有笔,为免耽搁他的时间,就说:“我写也可以。”他随之递给我一张空收据,怪样地笑说:“还是你自己写比较好,可以随意写你要的数额。”

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这种好意让人悲哀。贪污已经到了这种无所不在的地步。我回他说:“我不会写多过我应写的数额。”哀叹着下车。

不费劳力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确非常诱惑,所以很多人乐此不疲,包括胸襟上别着“我反对贪污”徽章的人。早前我的一个朋友就遇上这么一个。

因为犯了一个小小的交通规则,朋友被警察喊停,然后暗示她可以“就地解决”。300元的罚款,可以用20元解决,的确动人心魄,可是最后我的朋友在一番小小的挣扎后,拒绝了他的“好意”。也许警员自觉羞愧,没有开出罚单就放了她走。我的朋友分毫无损,而且播下了一颗良善的种子。

如果我们每个都学她,下次风吹起来时,扑鼻的,就是一阵清气了。

4 comments:

我是佩佩 said...

哈哈我以前也是很理直气壮的要求警察开出罚单,因为我就是不爽对方摆明要吃钱的态度,虽然我只拿过一张罚单。

也许因为以前是记者的关系吧,所以可以要求意外组的同事帮忙缴罚单,且(有时候)还有折扣呢。

嗯这也算是一种贪污吧。
(好啦,下不为例)

我是佩佩 said...

以前出去采访的时候,也经常在停车场遇见很多看车的外劳。他们总是随意给你单据,任你随意填写数额。有时候,你甚至也可以要求多一张空白的单据呢。

这就是马来西亚。

said...

哈,我也有这样的坚持。
我认为贪污会让国家腐败,我不想当蛀虫,也不想让人当蛀虫。
贪污是双方的,一只手掌拍不响。

还记得有一次,说我闯红灯,然后说要开罚单,却不见真正开出来,摆明就在等贿赂,我也是理智气壮要求开罚单(虽然我认为我没有闯)。

呵呵。

陈慧思 said...

你们都很geng呀!!啪啪啪(激赏和鼓励的掌声)!

我只记得有一次闯上国会大厦那条死路,给站岗的警察讨驾照。驾照给了出去后才发现早已过期。我哭丧着脸向警察叔叔求饶,良久。最后他真的心软放过了我,也没向我讨钱。

也许真的应该知错认错,莫再使这种小把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