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5, 2007

遇见施明德














是的,今天我遇见了施明德。
他蓬着半长不短的头发,拖着半老不嫩的太太出现在我面前。
今天我遇见了施明德。他说我国的政治比台湾落后二十年。
打稿打一串shimingde,出来的词是“使命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为着使命而来的一个人。

8 comments:

Gemini said...

我打到shiming...时选项还是“使命”,打完shimingde,结果竟然是“失明的”?!;P
谈到施明德,说真的,去年的天下“围攻”似乎后劲不继,悄然落幕。历史契机也失之交臂。

Anonymous said...

落后二十年,太过分了,太太太过分客气了.

美婷 said...

看龙应台夜火集的时候我也说马来西亚就是20年前的台湾。还是这样啊。

失明,施明德的使命。
使命 = 失明的施明德。

施明德失明的使命。
施明德使命的失明。

好也!

Anonymous said...

胡美女,上次我回家的时候特地翻了‘野火集’,因为我一直记得里头有着当年热血沸腾的我们。你,我,鱼呸银都在那本书里留下了我们的心情。还记得当年谈到激情处还流下眼泪。
现在想起还真怀念。
怎么突然之间就有点想念你了。好久都没有跟你聊天了。
我想可能在卅岁那年会到纽西兰的农场工作或者是摘奇异果或是什么的。
大波屎,真不还意思哦,还要借用你的部落格来传情达意。

云。

陈慧思 said...

美婷,不明白。我相信施明德真的是为使命而来的。在牢中消耗25年的青春,一点都不好玩。我做不到,就算是半年我也做不到。可能进去两个小时半就会想出来了。台湾的民主,施明德真的是出了很大一分力的。所以,我想还是别再说他失明了。

双子,我想倒扁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功了。唤醒社会,让人民用行动告知掌权者“别以为你做错事没人知道,人民是有脑的、会愤怒的”,这样,已经很好了。我赞成他不去占领总统府、搞政变。政变的话,就摧毁了台湾努力多年、辛苦多年所建立的民主体制了。

既然陈水扁没有政治道德,贪污的事,还是交由法庭去裁决巴;下台的事,交给人民在大选时办吧。

美婷 said...

呵阿屎?我知道施明德有好大的功劳啊,我也认同他。我说的失明不是那个意思啦你误会了。

施明德说他在狱中就是一直看书,看了很多外头看不见的禁书。很多坐过牢的人都这么说也,所以阿屎万一你进去了我希望你也一样,这样一来,还好。

林真云,你几时想到我?我星期六晚上想到你,想打给你的。

美婷 said...

林真云,我写错了,是星期五晚上.

陈慧思 said...

如果在牢里可以安安逸逸地读书,没有人欺负我、没有人要我裸蹲,我也愿意坐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