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2, 2007

我,含血喷人。



















是这样,其实也没有怎样,就是无名无姓地遭同行在“沟通平台”怒斥“含血喷人”。我认识他,这名《星洲日报》记者。就在上周的一个记者会上,我们谈笑风生。世界上突如其来的变故多着呢,我早说了。今天是朋友,明天就是敌人;昨天是恋人,今天就成了陌路人。其实我没有把他当敌人,即使心中有股闷气,我还希望与他携手同行,为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出一分力。今天的局面,岂非双方成见太重所造成的?龙先生只不过是高压新闻环境的其中一名受害者。

今天读罢“沟通平台”,心中愤慨难平,请老板给我一些时间写专栏。匆匆完笔,火气重了点;火气以外,我希望大家能读出我想表达的意思。

欢迎阅读:小心,我含血喷人!

11 comments:

斑马的迷思 said...

又是一宗血案.....心在流血。为星洲的报格哭泣......

Anonymous said...

三月下雪,什么东西,大概只有他自己还没发现。

句子写了出来,那是真的很火了。不是媒体人,也不是电检局要你的社论像亮导的电影挨刀子,只是多事担心而已。

支持独立在线。

Liu Dehai said...

Don't get influence by this statement, we/ your fans/supporter know that you are professional in this line!

What i study until today, M'kini and Merdekareview are the only professional media followed code of conduct and ethic.

Jia you, Jia you! yong mehmeh!

美婷 said...

神经过敏。像一个害怕失权的大老婆一样,或丧失理智,或借题发挥,含血喷人。屎泰龙,你可以开始准备同情他(们)了。可是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对大家都不好。要不要搞一场叫“马来西亚的未来”的讲座会?

freethinker said...

Just a matter of being over sensitive and defensive from the SC writer.

Hopefully the 2 articles from u 2 will move the issue forward then bickering around..

陈慧思 said...

放心,freethinker,写文章需要时间,我的时间很宝贵,把话写清楚就好。若他不再乱说话,你不提醒我我也会封嘴。无论如何,转移视线与否不是什么问题,一个问题会产生其它问题是必然的,这不是一件什么可怕的事。问题的旁枝也能让我们看清及学习许多重要的东西。:-)

谢谢斑马的迷思、liu dehai、美婷和freethinker,我知道,问心无愧就好。

陈慧思 said...

还有,忘了谢匿名人。谢谢 :-)

胡老師 said...

龍先生是甚麼東西呀?

敢敢就指名道姓寫出來,都不懂他在影射誰,搞不好他說的是其它報刊的網絡版。

王妤娴 said...

我一直阅读susan's的blog,当那姓龙的写email希望澄清的文章也有看到。

说真的,如果他们怕被人家抹黑,将那就公布卡带的内容直接找该名部长要求解释嘛!关其他人怎么事呢!他对与文章的理解能力真让人疑惑。

做事只要无愧于心就好了。

加油 !

asklepios said...

就算我不说什么
你都可以感觉到我在这里back up你的
:)
像山一样

而且我反复看了你写的文章几次
还是觉得你并没有写错
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加油噢

Anonymous said...

靓女,我挺你。